震后35小時葡萄井自動蓄水超一尺 涼糕店老板:水質清澈過關后馬上開張

封面·底稿 2019-06-19 15:48 83523

封面新聞記者刁明康 謝凱 宜賓長寧攝影報道

涌了千年甘泉的葡萄井,沒有抵過一場6.0級地震讓大地的搖晃,在那剎那間,干涸了!

長寧人心里,這口帶給他們甜蜜記憶的井,似乎比家園被毀,更令他們難以釋懷。

有人說,沒有葡萄井涼糕的夏天,是沒有靈魂的。

也有人說,葡萄井干涸了,但我們的心靈沒有干涸。

6月18日,西安退休教授魏女士這樣寫道:

“我祈禱有一天葡萄井重新涌出串串晶瑩剔透的葡萄水珠!我更相信家鄉的人們,會克服重重困難把家鄉建設得更美好”……

字里行間,透露出葡萄井在長寧人心中份量。和葡萄井一起,還有那碗葡萄井涼糕。涼糕不是山珍海味,才2.5元一碗。恰恰是這樣一碗涼糕,那一口甜甜的味道,深深烙進了長寧人的記憶,甚至與他們的血液一起流淌——那不是簡單的味覺享受,是難以忘懷的鄉愁。

直面災難,長寧人有著他們獨有的勇氣與自信:

震后第二天,他們要么選擇在碎磚瓦礫旁,吃上一碗葡萄井涼糕,以此來證明長寧依然美麗;要么以飽含深情的文字,為家鄉送上祝福。

很多從長寧走出去的人,也通過網絡,以不同方式表達葡萄井的懷念。

而葡萄井,也如他們所愿。6月19日清早,她悄然蓄上了水。時至震后第35個小時,井中水深超過一尺。葡萄井震后重生,一切,都在慢慢變好。

葡萄井震后自動蓄水超一尺

震后35小時,葡萄井自動蓄水超一尺

56歲老板彭昌金:水質清澈過關后,涼糕店馬上開張

6月18日一早,盡管房檐上的瓦片、墻壁上的磚塊隨時有掉下來的危險,人們還是陸續涌入那條不足300米長的街道。

這是他們的習慣,地震也改變不了!

葡萄井,已有上千年歷史。震后,井水剎那間干枯了,周圍半米高的石板圍墻,也被震倒,但記憶和愛,是浩瀚星辰無法覆蓋的。

56歲的彭昌金,沒有選擇關門,他把地震搖晃得有些歪斜的櫥柜扶正,從里面拿出盤子,像往常一樣,認認真真地挨個清洗了一遍。

這些盤子,在兩個小時的時間內,為上千名食客盛上了滿滿的甜蜜。

有人吃了一碗,又花30元打包。那個白色的打包小桶,外面用塑料袋包著,桶沿上拴著味道濃郁的甜水澆頭。提在手里小心翼翼,仿佛比什么都要金貴。

涼亭下面,坐著的人,一邊品涼糕,一邊討論頭一晚的逃生經歷。偶爾有余震襲來,大家放下勺子,抬頭看看屋頂,又繼續大快朵頤。那一碗嫩滑爽口的涼糕,仿佛不放進嘴里,就真的成了“絕唱”。

6月19日一大早,人們發現,干涸的葡萄井,底部開始自動蓄水。

有人在朋友圈發布了這條消息。

很快,民眾又涌了過來。盡管水質還很混濁,也暫時無法用來做涼糕,但重新蓄水這個現象,讓老百姓和涼糕店老板都頗為興奮。

彭昌金

“這是一個好現象。”彭昌金便說,待房屋修繕好,水質清涼后,他會取水去做檢測,一旦水質過關,葡萄井涼糕可以馬上開張。

時至上午10點,即震后35個小時,葡萄井里的水,已蓄水深度超過一尺。

遠在他鄉的退休教授發文訴感念:

相信家鄉的人們會克服重重困難再建家園

有人說,沒有葡萄井涼糕的夏天,是沒有靈魂的。

有人說,葡萄井雖然干涸了,但長寧人的心靈不會干涸,所有歷經苦難的人,都會為了生活更加努力。

沒能來到現場的長寧人,則通過網絡,用各種方式記錄下了他們對葡萄井的懷念。

遠在西安的退休教授魏女士,她的文字格外飽含深情:

“我小時候住雙河時,夏天會吃到葡萄井水做的涼糕,一個小土碗裝著白白的涼糕,上面淋上地道的稠稠的紅糖水,吃到嘴里涼涼的甜甜的味道直透到心里!后來搬到梅硐鄉下,夏天挑菜到雙河買,路過葡萄井總是忍不住,用手捧幾捧井水喝!想起那醇香的天然味道至今不忘!小時候父親教我的一句民謠響在耳畔:葡萄井石馬鞍,金雞對著鳳凰山。驚聞千年葡萄井毀于地震,不知石馬鞍金雞和鳳凰山是否無恙!我祈禱有一天葡萄井重新涌出串串晶瑩剔透的葡萄水珠!我更相信家鄉的人們,會克服重重困難把家鄉建設得更美好!”

“葡萄井能不能恢復出水不知道,但我覺得,葡萄井涼糕肯定不會成為歷史。”

一位開著越野車來吃涼糕的小伙說,有很多人擔心葡萄井干了,葡萄井涼糕會就此消失,甚至有媒體也發出這樣的感嘆,但在他心里,葡萄井涼糕是烙在長寧人心底的印,也是漂泊在外的長寧游子的鄉愁,“一定都能恢復”。

一切,都如長寧人所愿。

恢復通電90歲婆婆淡定回憶:

“兒子媳婦喊我跑,我翻個身睡到了天亮”

18日傍晚,雙河鎮通電了。

已經停電一整晚的場鎮,陸陸續續亮起了燈光。天空依然陰沉,但橘色的燈光透過窗戶映射出來,讓略顯破敗的街道變得平靜和有序起來。

街道兩旁,人們搬出椅子,三三兩兩地坐著,閑嘮著頭一晚的經歷,偶爾還響起笑聲。

距離鎮政府不遠的一間鋪面內,一位婆婆帶著兩個孫兒,三人香噴噴地吃著泡面。

“通水就可以做飯了,現在就吃點泡面將就一下。娃娃還喜歡吃泡面呢。”她笑著說,泡面是政府工作人員一早送來的,開水也是,“真的很感謝他們”。

她的身后,是18日下午新鋪的床。“帶著孫娃,在街邊住蚊子多,家里好一點。”盡管對地震還有些顧慮,但她覺得,家里還是她最好的選擇。

與這位婆婆一樣,18日傍晚,雙河鎮上,很多人都返回了家中。不少店鋪也重新開了門。

育洲路35號,年近90歲的老奶奶周懷珍坐在門口,搖著扇子,悠閑地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她身后這幢房子,住著她和50多歲的小兒子、兒媳。

17日晚上,地震來襲,兒子和兒媳跑來要把她背到外面。

“我不去,我才不怕地震呢。”她說,她“翻了個身就睡到了天亮”。

老人介紹,她今年農歷六月就滿90歲,平常都是自己做飯,自己洗衣服。這場地震給她帶來的唯一不便,就是沒水洗澡。

“我一頓要吃一小碗米飯,還要吃幾片肥肉呢。”她搖了搖扇子,“我什么都不慌,就操心我小兒子的生意”。

她說,她有4個兒女,大的三個家境都挺好,孫子孫女也有好工作,連曾孫都上高中了。唯獨小兒子家境差一些,做著小生意,地震來了只能關門。

“也沒事,地震過了又開嘛。”她說。

6月19日,鎮上恢復了自來水。葡萄街上,有兩家涼糕店開了張。老板介紹,他們出售的涼糕,是之前做好的。

“肯定要繼續做。”盡管無法預測震后什么時間能煮出第一鍋涼糕,但他們對葡萄井涼糕的未來充滿信心。

本文由樹木計劃作者【封面底稿】創作,在封面新聞和今日頭條獨家發布,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1

  • 我就是你 2019-06-20

    關注?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中金心水论坛1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