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愛國者到叛國者:斯諾登披露美國安全局絕密計劃

澎湃新聞 2019-11-07 10:33 34179

斯諾登的個人回憶錄《永久記錄》書封。

2013年,一位名為愛德華·斯諾登的年輕人成為了全球媒體關注的焦點。年僅29歲已在美國情報機構工作了7年的他,向媒體披露了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實施的絕密電子監聽計劃“棱鏡計劃”,其涉及全球數以百萬計的個人和機構用戶的網絡隱私正在被美國政府秘密監控。

隨后,斯諾登便成為了美國政府通緝的“叛國者”。在輾轉逃亡去厄瓜多爾避難的路上,他被迫停留在俄羅斯,開啟了長達6年的流亡生活。而在今年的美國憲法日,斯諾登帶著他的個人回憶錄《永久記錄》再度回歸大眾視野。全球超過十七個國家同時發售,一經上市便登上暢銷書榜首。

目前,該書簡體中文版已引進上市。在本書中,斯諾登首次詳述了曾轟動全球的“棱鏡門”事件始末,揭露美國情報機構是如何竊取并監控全球民眾隱私,并袒露了他的告密動機及逃亡期間的心路歷程。

德國柏林一家書店銷售《永久記錄》。視覺中國 圖

從“愛國者”到“叛國者”

愛德華·斯諾登并非是一個天生憤世嫉俗的人,相反,出生于公仆家庭的他,少年時期一直期待可以為聯邦政府效力。21歲那年,“九一一”事件的發生,促使他想要入伍從軍,為美國的繁榮安定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然而,一次訓練中的意外受傷,讓他被迫退役。在休養期間,斯諾登服務國家的沖勁仍然不減,他決定用頭腦和雙手報效國家,貢獻他的計算機技能。不久,他便成功通過身家調查,在國家安全局得到了首份工作。其間,憑借著卓越的網絡知識和電腦技能,斯諾登迅速獲得破格晉升。

隨著訪問權限的升高,斯諾登也發現了更多高度機密,比如“九一一”事件后,美國政府啟動的代號為“棱鏡”的秘密監控計劃,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大量收集并監視全球民眾電子郵件、電話和互聯網活動中的信息。世界各處的每個人的每一天都被存放于他曾幫助建立的數據庫中,隨時可以被翻閱調查。

在斯諾登看來,這不僅嚴重違反了美國憲法,更違背了自由社會的基本價值。如果他這一代人不干預,局勢將會升級。抵不過良知的拷問,最終他選擇成為一名揭秘者,決心從為政府服務,轉為為民眾服務。

書里究竟隱藏了什么?

《永久記錄》全書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斯諾登的童年回憶,他自小就對計算機程序語言產生濃厚的興趣,并由此走上了系統工程師之路,尋找網絡的秘密;第二部分是斯諾登受雇于美國情報機構期間的經歷,在此期間,他冒著極大的風險曝光了美國政府的大規模監視系統;第三部分是斯諾登逃亡到中國香港和俄羅斯,聯絡媒體繼續曝光整個事件的經歷。其間,他內心的矛盾袒露無遺,一次次質疑自己的選擇,但最終成功將計劃實現,但也自此走上了流亡之路。

《永久記錄》上市當天,斯諾登就遭到了美國司法部的起訴。司法部認為,斯諾登撰寫的這本回憶錄涉及機密內容,違反了其曾簽署的保密協議。

在本書中,斯諾登揭發了一個全面的事實——美國政府研發并運用了一套全球全民監視系統,但是卻沒有讓美國公民知情或同意。其中所涉及的信息都是他刻意揭露的美國政府的最高機密。在他看來,只有這樣,才有可能重新恢復公民和政府間的權力均衡。

為了達成監控全球的目的,除了廣為人知的“棱鏡計劃”外,斯諾登還在書中透露,美國政府曾有另一個更具侵入性的“上游收集計劃”,可以從民營的網絡基礎設施上,經由太空衛星和高容量海底光纖電纜,直接抓取資料,這些資料不僅限于我們傳輸的信息,還包括我們曾儲存在云端的所有數據。

權力的凝視無處不在。隨著監控的不斷擴張,斯諾登對自己的國家和政府的美好期待也逐漸走向幻滅。伴隨著對網絡科技產生的新的思考,他開始有計劃地通過藏在魔方中的微型數碼卡躲避掉安全檢查,將機密資料一點點帶出。篩選并聯系合適的媒體進行曝光,一步步完成了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泄密事件之一。

除此之外,斯諾登在本書中首次向大眾公開他的成長經歷,這些經歷是促使他不惜放棄自由也要告密的原始動因。

出版個人回憶錄,對于在情報界長期工作過的斯諾登來講并不容易。他在書中表示:“我一生中花了這么多時間試圖避免被人認出來,結果卻完全轉過身來,在一本書中分享‘個人信息’,這很難。”并坦言:“與決定公開我的一生相比,決定挺身而出公布政府罪行的證據,對我來說還比較容易。”

在回憶錄中,斯諾登還用簡潔有力的語言解釋了這些監控系統內部工作的原理,以及這些監控系統對于民眾隱私的危險性。他在本書前言中遺憾地說道:“當時,我并不明白架構一個保存每個人生平永久記錄的系統竟會是一個悲劇性錯誤。”

在斯諾登看來,在敘述他的一生的同時,保障他所愛之人的隱私,并且不暴露合法的政府機密,這并不是簡單的任務,但這是他的任務。在這兩項責任之間,才有他的容身之處。

一名男子在書店翻閱斯諾登的新書《永久記錄》。 視覺中國 圖

從斯諾登事件看網絡空間安全

自2013年6月,美國媒體曝光了“棱鏡計劃”,并揭露包括微軟、雅虎、谷歌、蘋果等在內的9家國際網絡巨頭均參與其中后,即引發了全球關于網絡空間安全的激烈討論。

斯諾登反復在《永久記錄》中強調,“當我們選擇在線存儲資料時,我們其實是放棄了資料的所有權。”我們在網絡上所分享的一切,都將不再屬于我們。無論我們身在何地,我們的數據都在云游四海,無休無止。

然而令他遺憾的是,他曾冒著失去自由的風險,向公眾發出關于隱私和自由面臨嚴重危險的警告,而公眾卻繼續輕率地向社交平臺交出大量個人數據。他認為:隨著人臉和其他模式識別等人工智能的完善,最大的危險仍在前方。

從斯諾登的“棱鏡門”事件及他的新書《永久記錄》來看,在當下這個信息技術不斷更迭,并逐步滲透到我們生活中的時代,我們更應該注意網絡空間安全。尤其5G時代即將到來,數據傳輸更為快速便捷,互聯網體驗愈發沉浸,我們的個人信息更容易在無意識中被泄露,為不法之人所利用,從而危及我們的財產安全甚至是人身安全。尤其是近期換臉軟件的流行,人們的面部特征信息也在社交娛樂中被不經意泄露了出去。不法分子通過竊取這種信息,詐取錢財的案件也屢見不鮮。

正如斯諾登在《永久記錄》中所說的:“上網這個行為像是一場美好的冒險,想在網絡上表達自我,得先學會自我保護。”而他寫下這本書,亦是為我們撕開了我們面前這張屏幕后面那張無限蔓延的網,讓我們看見其中的豐饒,也告訴我們背后暗藏的危機……助紂為虐的不是科技本身,而是每天使用卻不了解機器的所有人。”

在深入理解了這個數字世界的運行方式后,才會知道“我們應該做什么”,而不是“我們能夠做什么”;才會更好的擁抱這個網絡時代,而不是被它裹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中金心水论坛105期